大无限彩票-大无限彩票网

要真是被发现了的话那么就算是十个胡轸捆一起

 
    至于说让胡轸进到南阳后,小心谨慎行事,显然马超是估计诸葛亮。毕竟诸葛亮虽说不至于是智多近妖,但确实不是胡轸能对付得了的。哪怕在历史上,诸葛亮并不是以军事出名,可其人终究是一个顶级的谋士,这个可不是假的。胡轸一个三流武将,他能对付得了诸葛?
 
    那只能是开玩笑,马超为何非要让胡轸去,也自然有他自己的原因。说实话,虽说胡轸的相貌,看起来倒是能吓唬人,可本事就三流水平。马超不可能让马岱、甘宁去送信,那确实是大材小用了,崔安,更不可能了。不单单是大材小用,关键是马超不放心把这事儿交给他。
 
    所以最后也只能是胡轸,虽说本事三流,可只要不被发现,那么基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在江夏一线,因为是自己的地盘,所以自己不怕什么。可进了南阳后,这个真是不小心不行。
 
   
 
    之后马超看了眼郭嘉,郭嘉心里是苦笑了一声,他可跟明镜似的,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
 
    所以他便对胡轸说道:“胡将军!”“奉孝先生!”郭嘉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说道:“胡将军,这在江夏,你可以无所顾忌,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与南阳相接壤的……然后……”
 
    显然郭嘉是简单说了一下,胡轸进了南阳后,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郭嘉自然知道汉军的诸葛孔明,虽说他不像马超那样儿,可郭嘉也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诸葛亮肯定是个人才,要不然绝对不会有什么传言说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这样儿的话,显然他诸葛亮不错。
 
    而这也确实是事实,郭嘉不太清楚,可马超还能不知道吗。诸葛亮也许在军事上,他未必就强过某些人,可是诸葛亮在内政方面,那就是厉害。而且还是军械制造的大家,无论是诸葛连弩还是木流牛马,那都是非常厉害的器械,哪怕是到了马超前世的时候,也依旧是让人惊叹的东西。所以说,诸葛亮还不是个人才吗?显然不是,这在有些方面,那就是顶级人才!
 
   
 
    胡轸还真是很认真听着,而且显然,他是把自己主公和郭嘉的话,给记到自己心里去了。
 
    马超看其人的样儿,他确实是比较满意的。这如今自己对付江陵,攻城上,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能是让胡轸带着自己亲笔书信去搬兵。如果不是攻城的话,自己还用得着这样儿?不说己方士卒的战力,就说自己还有秘密武器没用呢。那从南蛮来的木马,他能驱动猛兽,这在野战上,绝对是奇兵啊。马超相信,这猛兽一出,真是谁与争锋,谁好使。
 
    他自然不相信有人能一下就想到用火攻,就算是打造那些器械,还得花费些时日呢吧。所以这就算是用一次,他认为都够本了。要不怎么说是奇兵呢,这奇兵的作用,不就在这儿吗。
 
    听郭嘉说完后,马超说道:“好了,胡将军,你赶紧走吧!务必亲自交与庞德将军!”
 
    “诺!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望!”听了胡轸的话,马超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相信,只要胡轸真用心去做的,确实还是没有问题的。(未完待续。)<!--876+dbqgliuea+4114762-->
 
 
第七一六章 亲笔信送出搬兵(续)
 
    看到胡轸离去,望着其人的背影,马超是在心里暗道,希望能一切顺利,援军早日到达!这是继地道之后,马超第二次,虽说不是孤注一掷,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援军上。qiushu.cc [天火大道]。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可确实,也差不多少了。毕竟他之前已经有了点儿经验,那就是,把希望寄托在某个方面上,可到最后呢,未必就能尽如人意。说起来很可能就不如人意,所以马超知道,别抱着大希望。
 
    胡轸走了,让士卒牵出自己的战马,出了大营,他便直奔江夏。本来之前因为地道的事儿,他以为自己主公就算是不说自己,可终究是不能重用自己了。不过显然,这个事儿和他所想不同,马超不仅仅是没说他什么,反而还是依旧重用他,要不然的话,还能有今日之事吗?
 
    当然了,胡轸没仔细想想,在如今凉州军大营,说起来送信这个差事,也就只有他是最为合适的了,显然其他人都不行。可也不得不承认,马超确实没有因为地道的事儿,而去迁怒他什么。至少马超心里很清楚,地道的事儿,◆♀79,m.说起来其实都怪自己,而怪不了其他人什么――
 
    胡轸离开后,马超对郭嘉说道:“奉孝来看,胡轸此去,如何啊?”马超那意思就是问,胡轸是不是能顺利到达南阳宛城。他倒是不在乎江夏的事儿,毕竟那可是自己的地盘啊。
 
    但是在进南阳之后。那出现什么情况可就不好说了。他胡轸自然是对付不了诸葛亮,如果不被其人发现还好。要真是被发现了的话。那么就算是十个胡轸捆一起,也不是诸葛的对手!
 
    郭嘉闻言则是一笑:“主公勿忧。依嘉来看,这只要那诸葛孔明不知情,那就没有问题!”
 
    马超心说,这话还用你说?我难道就不知道,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奉孝的意思我都明白,诸葛孔明也不是什么神人,所以他未必就知道胡轸前去南阳。我自然希望他什么都不知道最好,可万一胡轸暴‘露’了的话。他可真不是诸葛孔明的对手啊,请援军之事便要耽误了!”
 
    郭嘉一听,此时忙说道:“主公,嘉以为,只要胡将军能按照嘉所说的行事的话,那么基本上是不会轻易暴‘露’的。哪怕就是诸葛亮有些本事,可他也未必就会发现什么,主公放心!”――
 
    胡轸是很顺利就进了江夏的地界,还别说。在江夏的地界,真是让他被人给发现了。毕竟他骑着凉州上等战马招摇过市,要不被人给发现,那凉州军也太废物了。说实话。确实不至于这样儿,但是可能凉州军士卒是有不知道他胡轸是谁的,但是凉州军的将领。<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qiushu.cc</strong>那确实是认识他,虽说没有什么‘交’情。可终究是见过几次,所以还能不知道他胡轸是谁嘛。这个没问题。
 
    最后知道他是带着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去南阳,自然而然就早放行,让他过去了。都知道,如今江陵的战事,确实是紧张不行,不好耽搁啊。要不然自己主公发火儿的话,那也确实不是谁能承担得起的。于是就这样儿,胡轸是单人单骑,来到了江夏和南阳‘交’界的地方。
 
    他还没有忘了郭嘉的话,早就已经把自己的凉州上等战马,换成了一匹很普通的马。这就不是凉州的战马了,而是并州产的普通马匹。他也知道,进了南阳,那不是己方的地盘,所以再骑着上等战马招摇过市,那不被发现才怪。那普通老百姓,成天整日,吃饭都成问题,还哪有那个闲钱去买匹马,就算是一匹驽马,都买不起,更何况是凉州的上等战马了――
 
    能买得起那样儿马匹的,只可能是世家大族、豪强地主或者是富商巨贾,这样儿的人,才可能。要不就是最后一种了,就是军队中人,那么不是汉军的人,是其他地方的人的话,还可能不被人家给抓住吗?所以胡轸认为奉孝先生的话其实不错,这要是自己骑着凉州上等战马招摇过市的话,不被抓住,那么汉军的人也太废物了。显然,这个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因此,换成了一匹普通的马后,胡轸便进了南阳,也就是刘备的地盘。他虽说不至于那么太害怕,可却还是有一点儿紧张。毕竟他这也算是“做贼心虚”了,如果没事儿的话,他肯定不会这样儿。可是自己怀中揣着自己主公的亲笔信,要是万一被汉军的人给抓到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毕竟这信的内容,还不就是搬兵去对付他们汉军的吗,是去江陵城的。
 
    不过还算好的就是,胡轸是提心吊胆,终于是过了汉军的地界,最后来到了宛城。当看到宛城界碑的时候,他差点儿没哭,这真是太不容易了,自己要是被发现的话,小命儿就没了――
 
    在太守府的庞德,此时正看着一卷竹简,不过却听到士卒来报:“报将军,府外有胡轸胡将军求见,说是主公……”庞德一听,让士卒下去后,先放下竹简,他亲自出屋,前去相迎。
 
    当然他是绝对认识胡轸的,毕竟当初他在凉州待了那么多年,胡轸也不是见过一次两次了。虽说没有什么‘交’情不假,可确实也算得上是认识。而且虽然没有‘交’情。可肯定也没什么仇。
 
    至于出府相迎,自然不是给胡轸面子。而是给自己主公面子。毕竟胡轸是自己主公派来的,所以自己可以不在乎其人,但是不可能不在乎自己主公不是,所以庞德是放下竹简就出来了。
 
    在太守府‘门’口,看到了正在徘徊的胡轸,庞德就是一笑,说道:“原来是胡将军来此,真是稀客,稀客啊!”庞德肯定不是那么虚假的人。所以他能说出来这么句话,已经算不错了。
 
    胡轸一看庞德自己亲自出来了,虽然也知道,他是给自己主公面子,但是对于其人能出来相迎,他自然是心里高兴。毕竟不管怎么说,庞德是亲自出来了,这个可做不了假,真的――
 
    所以胡轸自然也是不敢怠慢。他赶紧说道:“劳烦庞将军亲自出来一趟,真是罪过,罪过!”
 
    庞德的官职,那是比胡轸要大上两级。所以说实话,对于其人能出府来,胡轸确实算是比较得意吧。毕竟自己是自己主公亲自指派的信使。但是自己可不是那一般般的普通小士卒,因此。庞德他是看在自己主公的面儿上,这才出来。可要是自己主公只派了一个小士卒来这儿的话。估计他也不见得就一定会出来,不是吗。对此,胡轸还是知道一些的,这个不错。
 
    庞德闻言一笑,“胡将军,请!”“庞将军,请!”说完,两人几乎是并排进了太守府。
 
    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庞德在前,而胡轸在后,他是比胡轸前了半个肩膀,差不多就是这样儿。虽说胡轸算是送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来的,但是他终究官职上不如庞德,因此,他只能在后面了。如果要是换成郭嘉的话,那么庞德肯定不会这样儿就是了,毕竟真算起来,郭嘉的官职,比庞德还要大半格。而且郭嘉在凉州军中,那确实是深受所有将领的尊重――
 
    庞德是给胡轸直接让进了太守府的会客厅中,让其坐下后,庞德这才问道:“不知胡将军此来……”虽说庞德大体知道胡轸到来的意思,可这对方没说什么之前,他却还得这么问。
 
    胡轸一笑,然后便从自己怀中掏出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对庞德言道:“庞将军应知,我是从江陵而来,这有主公亲笔书信一封,临出发之前主公特意叮嘱,务必要亲手‘交’给将军!”
 
    庞德闻言,是不住点头,知道这确实是自己主公的‘性’格,知道这绝对是自己主公的原话。所以他是赶紧接过马超的亲笔书信,就在胡轸面前,亲自打开看,看这封还沾着火漆的信件。
 
    庞德看过自己主公的亲笔信后,他是微微点了点头
    最后庞德点头,然后说道:“好,这样儿,胡将军在我这儿休息一夜,明日一早,点兵出发,如何?”虽说庞德是询问的话,可那语气却还是比较坚定的,胡轸也不是那么太着急,因此就直接答应了下来。“好!如此,便麻烦庞将军了!”“胡将军这是哪里话,见外了!”
 
    胡轸自然知道自己主公着急,可就算再着急,却也不差这么半日一夜的,这个也没错――
 
    于是第二日一大早,庞德便点了三千当初的‘精’锐人马,让胡振带走了。当然,他是和梁宽,亲自给胡轸送出宛城,胡轸最后说道“二位,不必远送了,回吧!胡某告辞了!”
 
    “胡将军,保重!”“将军一路顺风!”梁宽也没忘了对胡轸说一句,就这样,胡轸走了。
 
    他是带着三千当初庞德训练的‘精’锐走的,虽说庞德心里清楚,这三千‘精’锐这么一去江陵,到时候也不知道还能活下来多少,可他确实也没有那么太过心疼。毕竟庞德心里清楚,什么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当初这些人根本就没出手几次,可这次却是不得不出手,那么最为关键的时候,主公都对江陵没办法了,就只能是他们上了。如果自己可以,自己都想去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