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无限彩票-大无限彩票网

黄权他们都知道既然吴懿都这么说了那么也不会

  而且只比汉军和荆州军更强。并且距离的原因,如何能让函谷关的人马去帮助江陵呢?所以四人是有那个心思,最好是能帮到自己主公。可显然,这是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因此,就只有好好坚守函谷关,如此而已。守不住也多坚持些时日,如此的话,就算是给主公帮忙了。
 
    最后四人简单说了几句,都是没什么营养的话。然后各自去休息了。知道还有战事,除了彭羕之外,几人都得在城头带兵抵挡兖州军疯狂进攻。所以这个时候,还是多休息一会儿更好。要不然在城头上,更消耗体力,更消耗精力,休息不好,身体确实是要吃不消啊。
 
   
 
    又到了兖州军攻关的时候,对于他们来说,兖州军众将,早从自己主公那儿得知了如今江陵和临湘的最新战况。知道凉州军如今可并不占什么优,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他们如今说起来,其实都处在下风。说起来这个事儿,对他们兖州军如今在司隶的战事,自然是好的。
 
    毕竟如果凉州军要是一路高歌猛进,如果守城把己方和江东军的联军都给逼退的话,那么对己方如今在函谷关的战事,那绝对是没有什么好处。但是这个他们吃瘪了,这个对己方自然不会不好就是了。所以对于兖州军众将来说,他们倒是也很希望看到如此,这个确实不错。
 
    依旧是夏侯兄弟和乐进三人带兵进攻函谷关,他们算是涨了一点儿信心,毕竟听到凉州军在江陵和临湘吃瘪了,他们心里确实还是很爽的。毕竟面对雄关,他们这些日,确实是别扭。这关就怎么也攻不破啊,如此来说,还能不别扭吗?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他们也不会是这种想法了,哪怕函谷关先要,可日日这么进攻都没有太大的建树,这他们确实是无可奈何。
 
   
 
    所以听到凉州军在两地吃瘪的消息,他们心里当然是暗爽。其实他们也清楚,想来自己主公也是如此想法,绝对都差不了多少。只是自己主公不会直接那么表现出来罢了,不会像自己这些人一样儿,一下就表露出来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的想法。
 
    也许是受到了之前从自己主公听到消息的鼓舞,夏侯兄弟很快就登上了函谷关。这速度可比之前快,算是这些时日以来,他们最快速度登上关头了。结果给一旁的乐进着急的,心说不服不行啊,这夏侯惇和夏侯渊,确实是,自己不如啊,还得练啊。他们确实是大将,自己还差一块呢,至少和人家比,还不够啊。哪怕就算是带兵攻城,对方也比自己要强上一些。
 
    对乐进来说,他是不服不行,真是,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不是吗?而夏侯兄弟一上了函谷关,顿时城头是一下就面临大敌了。谁都知道,这两个可比那个乐进厉害啊,都不是善茬,绝对难对付。如果要不是之前这两人也变成带兵的将领,他兖州军就凭着那个乐进的话,
 
   
 
    说实话,未必就能奈何得了己方。可不是吗,不是凉州军的将士吹,这乐进和夏侯兄弟的水平,虽说不是天壤之别,但是他们对付一个乐进,确实不算太困难。但是再加上夏侯惇和夏侯渊两人,说实话,没有人不会感到吃力就是了。
 
    见到夏侯兄弟上来后,吴懿和黄权是一下就带兵上去了。当然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不过却也是带兵围杀了过去。他们自然还是依旧想着是用人海战术,直接给对方逼退。毕竟之前都是这么做的,不过显然,这么日日进攻,人家兖州军上来的士卒,也是主见增多增加,如今也算是上来不少了,并且还是前赴后继的。
 
    对于此,吴懿他们几个自然是清清楚楚,如果真按照如此发展的话,说不定哪一日,这函谷关就要被人家给破了。这到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自己这几个也不是不能接受,可确实,都希望这个事儿能越晚来越好,这就是他们此时的想法。或者说,是他们之前也有的想法,一直以来的想法,这么去说,都没错。(未完待续。)<!--5119+daqxius+13366024-->
 
 
第七二六章 函谷关战事继续(续)
 
    readx;
 
    ,!
 
    因此,这个时候确实不仅是夏侯兄弟给关上众人带来的压力,就是兖州军上来越来越多的士卒,一样儿是给关上的众人带来了压力。[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Qiushu.cC]毕竟这人绝对是比之前多了,而且这也确实不是吴懿他们想要看到的。而对夏侯兄弟还有没上来的乐进来说,这当然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了。
 
    因为有己方士卒减轻了自己的一点儿压力,所以夏侯惇自然是多在关上坚持了会儿。对他这种武艺的大将来说,这确实不算什么难事儿。说实话,他也知道,只有己方人马上来越来越多,那才算对自己更有好处。如果那样儿的话,这函谷关被破,那就绝对是指日可待了。
 
    但是最后他还是无奈退了下去,毕竟凉州军在函谷关上,确实,那还是相当凶猛的。就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不是自己吹,更不是给自己兄弟吹。自己主公同意自己兄弟两人来带兵,那可就对了,绝对正确。就凭他乐进谦一个人带兵,可不是自己小看他,他确实,还不是人家吴懿三个的对手。是,随便拿出来一个,他乐进都比对方强,可人家三个人呢,这……
 
    你乐进是有点儿本事不错,可你一个人对付人家三个人,就算你最后不一定就会败,可绝对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啊。这就是夏侯惇的想法,他也认为自己所想不错。如果恕獬ぁ夥纭馕摹庋b瑆≮.道纸嬉悄芏愿兜昧斯厣先龅幕啊5背踝约褐鞴膊换嵬庾约盒值艿那朊训阑共皇钦庋穑肯匀蛔约褐鞴部吹贸隼础k治那共皇枪厣先说亩允职。宰詈笸庾约盒值堋?br />
 
    不说其他的。就看如今自己兄弟两个,加上你乐进,都没能破了这个函谷关,所以就不用说太多了吧。这就是此时此刻夏侯惇的想法,他确实没有看不起看不上乐进,实在是形势就在这儿摆着,让他还能怎么去想?而且这也确实,都是事实啊,这个可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结果就在夏侯惇没退下去多久。夏侯渊也直接下了函谷关。他倒是早看到自己兄长下去了,其实一切都是所料之中的,这个倒是一点儿都不错。所以说起来自己这就算是不错了,至少还比自己兄长多坚持了一会儿呢。就说自己兄长那性格,显然他是很不甘心被自己给比下去。
 
    不过乐进这才上去,自己两人倒是比他强不少。这倒不是夏侯渊非要和他去比,但是没有这个比较,一共带兵攻关的也才三个而已,自己是比不过自己兄长。可比乐进是强多了嘛。
 
    说起来这也算是夏侯渊给自己点儿平衡,如此而已。而此时的乐进,他确实是已经上了函谷关了,或者更准确来说。他终于是再一次登上了函谷关。怎么说呢,这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很好了。毕竟之前他以为今日自己也许上不到关上。不过显然,这最后结果还是出乎意料。
 
    所以哪怕是最后一个上来的。哪怕比夏侯兄弟还晚了这么久,可在乐进的心里。他其实还是依旧不错的。毕竟都已经是出乎了自己所料,那么自己也不得不说,这出乎自己意料的东西,当然还是不错的。如果说自己在关上表现比之前好的话,那么如此就更好了,不是吗。
 
    可显然,这不过就是他更好的想法罢了。等他带着兖州军人马在关上和凉州军战斗的时候,他才发现,这现实果然是残酷非常。乐进都不得不承认,怪不得夏侯兄弟也不算是很慢就被逼退,这确实,凉州军凶猛啊,自己是抵挡不住。所以他自然是不如夏侯兄弟,退了下去。
 
    结果等乐进下去了之后,曹操便鸣金收兵了。当然之前他也没有忘了询问荀攸和程昱一下,而两人自然是同意自己主公的,这都不用再多言了。所以曹操便下令,马上鸣金收兵!
 
    夏侯惇夏侯渊和乐进,三人只好是带兵回去。他们虽说还想再在函谷关下战一会儿,可军令不可违,如此看自己主公是执意要让自己三人带兵回去,要让己方撤退,显然这样儿的话,三人不可能去违犯军令。三人说一点儿都不怕曹操,那都是假的。所以要不是说迫不得已,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去违犯军令的。毕竟看着自己主公对自己等人都不错,可是实际上呢。
 
    你要是真听话,自己主公挑不出你什么来,那确实是比什么都好,这个不错。可如果说不是这样儿的话,你要是真做出来让自己主公不爽的事儿了,或者是直接就不听话,违犯军规军纪,那么后果,确实是不堪设想。反正轻处罚你,那真都算是轻的了。而且你没违犯军规的话,可要是让主公感觉不爽了,那么早晚有一日,你绝对会被自己主公找到机会教训的。
 
    说起来谁都知道,这自己主公想要拿捏一下自己这几个做属下的,那可真是,实在是太简单了。可不是吗,无论是夏侯兄弟,还是所乐进,对此,那可都是清清楚楚,都明白得很啊。
 
    于是就这样儿,三人是带兵回去了,见到自己主公后。曹操也没多说,就是直接让众人跟他回营。虽说今日的表现。他还算是满意,可也算是看到了。今日己方的后劲儿不足,因此,他就没有再让三人带兵进攻。曹操其实也清楚,就算是让三人继续的话,说实话,最后的结果,那也只能是己方不占优势,而让凉州军占便宜。所以他是当机立断,直接让士卒鸣金。
 
    众人跟着自己主公回了兖州军大营。在中军大帐内,曹操是简单做了总结。他也说了一下,自己为什么最后让士卒鸣金了。当然了,这事儿确实他并不一定非要去和众人解释,可曹操也看得出来,显然有人还不太明白啊,所以自己还是简单说一下吧,毕竟要是误会的话,那可就不好了。所以自己主公解释过后。不怎么明白的,此时也已经是明白了,心说原来如此。
 
    看到兖州军退去后,这吴懿他们确实。此时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不得不说,这兖州军来进攻激烈不假,可这撤退。也真是,实在是很快。所以几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反差这么大,也真是让自己三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也不是不能接受。都知道,兖州军确实退了!
 
    这当然是好事儿,是他们最想看到的,哪怕此时没把他们给逼退出函谷关地界,可如今能这么耗着,对于己方来说,其实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就这样儿,吴懿在确定兖州军退回了大营后,他又一次叮嘱了关上的士卒己方,让他们打扫好战场,他和黄权还有马汉三人,这才下了函谷关,回去了。此时此刻,三人心中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字,不是爽,而是累,真累啊。
 
    别看今日兖州军算是撤退快的了,这个他们都清楚。可是在关上的时候,他们确实还没有如此想法,但是此时此刻,他们确实是感到无比的劳累。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里上的,说是身心疲惫,那可是一点儿都不假。三人自然是不希望如此,所以也只能是早回到府中。
 
    回去之后,彭羕就在会客厅中,本来三人不想多说,直接就回去休息,可是看到了彭羕后,他们也知道,这不说话,肯定是不行。所以他们三个还是简单讲了一下今日在关上的战事,当然了,其实就几句话的事儿,如此而已。不过彭羕却是喜欢听这个,他还从来都不嫌多,就是嫌少啊。不过这听人说,确实是不如亲眼所见。但是他也一直没去关上,就这么听着。
 
    彭羕也清楚,就算自己去了关头,那又能如何,最后也还是帮不上三人什么,所以自己去了,那还不如不去。去城头的话,三人还得保护自己,只好得让士卒好好保护自己,所以自己去了,哪不是帮忙,而是累赘,是帮倒忙啊。所以比较有自知之明的彭羕清楚,自己还是在府中听他们说更好,而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任性去城头,那不是自己应该去做的。
 
    其实彭羕其人的这些想法,就算是吴懿三人,他们其实也挺明白,很清楚。所以就算是此时此刻,他们累得都跟三孙子似的,但是对于彭羕的询问,三人却还是都没有厌烦地去说了。
 
    但彭羕也看得出来三人的劳累,所以他们说得差不多之后,他就对三人说道:“三位兄长,此时倒是不如回去休息会儿吧。我看兖州军此时,暂时不会卷土重来,所以三位还是先回去休息片刻,如此更好!”对于三人的情况,和他们接触这么久的彭羕,还看不出来什么吗。
 
    不过他没有直接去说什么,只是这么提了一嘴,但是三人心里倒是挺欣慰的。不过吴懿却还是说道:“永年,如今是大敌当前,我们三人都去休息,那根本不可能!所以只能是轮流歇息了!公衡和马汉,你们两人先去歇息,我再在关上待一会儿!如此就这么说定了吧!”
 
    毕竟吴懿才是函谷关的主将,黄权只能算是副手,是辅助他的,所以说起来他确实是要听吴懿的。至于马汉更是外来的,因此,他在这里更是人微言轻,是吴懿和黄权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因此,吴懿说你们都去休息,他也没反驳什么。而且也真是,他确实是累得不行了。
 
    最后黄权也只能是点头,然后说道:“如此也好,子远兄劳累,我二人先去,你过后到!”
 
    吴懿对黄权一笑,然后言道:“好,如此的话,二位先去,我先回关上了!”黄权他们都知道,既然吴懿都这么说了,那么也不会改变,所以他们两人便先去休息了。至于说彭羕,也和吴懿告辞了,退出了屋中。最后吴懿自然也是拿着兵器走了,回到了函谷关上。
 
    他是守将,还是主将,所以自然是要比其他人更多辛苦点儿,这是一定的。不管别人如何,至少吴懿心里清楚,自己就是必须要如此。不说自己和黄权的交情如何,就算是马汉,也算是有点儿交情。可这个绝对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因为自己是函谷关的主将,他黄权不过就是个副手,所以自己要多辛劳,这
    给了自己,说实话,自己对自己主公的重用,一直都是无以为报,因此就只能是尽力而为了,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也一样儿是在所不惜。本来在吴懿眼里,自己主公就对自己叔
 
   
 
    侄有大恩,然后虽说自己在益州军的时候,也算是帮了自己主公不少,可后来呢,自己主公重用自己叔侄二人,说实话,如此知遇之恩,确实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还得清的。因此,吴懿是心里清楚,就算是自己身死,那么自己主公会更加对自己侄子吴班好,而且更会重用其人,并且绝对会照顾好。那么自己还在乎什么。对自己兄长留下的唯一儿子,自己也放心了。
 
    所以吴懿其实一直都是抱着如此的想法,当然了,他也并没有觉得兖州军强到成那样儿。自己是不得不以身殉职,最后才能行。如果兖州军真要是强大成那样儿的话,在吴懿看来,估计函谷关早就该被人家给破了。但是显然,如今的情况。和雒阳也不同,所以……
 
    身为函谷关的主将,吴懿是准备在一个时辰之外,自己再去交换黄权。到时候自己去休息,而让黄权来守关。可显然,黄权没有让吴懿如此,才过了半个多时辰,黄权就已经出现在了函谷关上,他是来做什么的,就不言而喻了。“公衡。这何必来得如此早?多休息一会儿!”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